《少年派》读后感

分享:yw2you  阅读:0  发布时间:2018-05-31 01:51:12

<少年派的奇妙漂流>读后感

生活中我们总是会问:[你怎么能不信呢?"我想反问的是:[我为什么要相信,如何`选择`去相信?"

我还是觉得<少年派>无非就是一个关于信仰的故事:我们如何获得信仰,以及人性中帮助我们获得信仰的[灵性"如何面对人性中与信仰相悖的[兽性"? 少年派原本是信徒,但他曾经失去信仰。虽然我们很难知道少年派究竟是在什么时刻失去信仰的(因为我们不知道他的经历的真实细节),不过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下的经历对一个人的信仰会有怎样的触动:

暴风雨,货船沉没,少年派、母亲、厨师和水手成为救生艇上的幸存者,食物很快短缺。水手腿断,在截肢手术后,厨师用水手的断腿做鱼饵钓鱼。很快,水手死亡,厨师将水手肢解后晾干作为鱼饵和直接吃的食物。《少年派》读后感。后来母亲与厨师起争执,母亲被厨师杀死。后来愤怒的派将良心有愧的厨师杀死,并将厨师肢解晾干,靠吃厨师的肉存活,http://dhg.tongxiehui.net/156688.html直至获救。

在漂流中,派遇到过另一场暴风雨,他向着神呼喊,我的家人都死了,我把一切都献给你,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至少在这一刻,派的信仰在人间地狱里崩塌。

接下来派的问题是:如何重新获得信仰?

有些说你只要去相信上帝就好了,或者退一步说,你一开始不信、彷徨,然后看见一些相信上帝的人最后得了幸福喜乐、得了救赎,你自然就会感悟,随后加入信众的行列。总归,建立信仰其实并不需要理由,要么自始而然,要么中途顿悟,信了就好。

有些则说任何时候都不应该质疑上帝,于是圣歌、祷告--。只不过这些手段在心理咨询师看来也许更像是廉价的精神麻醉,而非建立信仰。《少年派》读后感。 少年派后来的经历则是这样的:

获救后的少年派编了这样的故事。他说,一开始只有自己和几只动物幸存了下来。厨师变成鬣狗,母亲变成猩猩,水手变成斑马,食人的经历变成了一座漂

浮在大洋中的食人岛,被切割成一片一片晾在救生艇中晾干的人肉变成了沼狸。而少年派自己,分裂成了少年派和孟加拉虎理查德帕克。

在这个故事里,少年派和理查德帕克到底代表了什么?

派后来说,对理查德帕克的警觉让他在大海上存活了下来,那么理查德帕克就是[危险"本身了。而这个让派感到危险的东西既是从派自己身上分裂出来的,又是派之前并没有意识到的,而且在苦难过去之后又似乎再次离开了它。

这个危险的分身,就是派心中兽性的本能。

完整的灵魂分裂成了灵性(少年派)和兽性(理查德帕克)。

我试图在脑子里搜刮一些用来描述理查德帕克象征意义的词,最后发觉最合适的是一个老掉牙的概念,那就是弗洛伊德人格理论中的[本我"。,而那个分裂之后的少年派自己则是[超我"。理查德帕克是少年派身上所有求生本能的象征。

而这其中最不容易在文明世界中暴露却又蕴含最强大能量的,就是饥饿时不择手段寻找食物以延续生命的本能,在这强大的本能驱使下,即使最不可触碰的道德禁忌也被轻易突破,例如包括吃食同类。

在漂流中,派看到的是自己身上的求生本能展示出的巨大又令人畏惧的能量,而这股让他恐惧的能量与他心中应该有的灵性完全背道而驰,这股能量让他完全沦为野兽。

而救生艇上那个被理查德帕克威胁、又试图去驯服它的少年派,则是他心中灵性的那一部分。或者用弗洛伊德的话来说,是人的[超我",人心中代表道德、良心的部分。

坚守灵性,他才是一个人。而只有顺从兽性,他才能生存。他该如何抉择? 所以在我看来,<少年派>的主题是人心中的灵性与兽性的冲突。

而少年派如何面对心中灵性与兽性的冲突呢?

--他将一个兽性的故事,转变成一个充满灵性的童话故事。

兽性还是灵性,这其实是一个选择。派面临的问题,眼前兽性的事实已经发生,但接下来的路怎么走,选择却在自己,是在兽性中沉沦,还是坚信灵性必会复苏?心中有灵性,因此可以选择相信上帝。或者反过来说,因为相信上帝,所

以相信心中的灵性一定会复苏。对上帝的信心与对人性中的灵性必存的信心其实就是一回事。

少年派获救的那一刻,兽性也同样离他而去。但<少年派>的原著中是如此描写他当时的心情的:[我像个孩子一样哭起来,不是因为我对自己历尽磨难却生存下来而感到激动,虽然我的确感到激动。也不是因为我的兄弟姐妹就在我面前,虽然这也令我非常感动。我哭是因为理查德帕克如此随便地离开了我"。

在理查德派克消失在丛林之前,派以为它会回过头来看他一眼,好让他对它道别。可理查德派克却头也不回地走了,一去不返。文明的力量是如此强大,以至于一旦身处其中,心中的兽性便被重新压抑得无影无踪,再也不会以那样清晰的面貌展现在面前了。<少年派>的原著中说:[我们活下来了,你能相信吗?我对你的感谢无法用语言表达。如果没有你,我做不到这一点"。

面对自己内心的兽性,派没有用灵性压制它、消灭它、取代它,而是对它心怀感激。

派说,那个没有说出的再见直到今天都让我伤心。但其实该说的话早就已经[说过"了。在那场差点杀死派和理查德帕克的暴风雨过后,派让帕克依偎在他的膝头,一同喘息和啜泣,在那一刻,他心中一直争斗着的兽性与灵性就已经和解了。

于是,<少年派>其实回答了<禁闭岛>最后的那一个[天问":[live as a monster or die as a good man?"是像野兽一样活着还是作为一个好人死去?灵魂中的兽性与灵性能否两全?

<禁闭岛>给出的选择是:消灭自己的灵魂以阻止自己的兽性,兽性与灵性一同灭亡。

而<少年派>的选择是这样的:做一个活着的好人,心中住着一只野兽。

胡佳庆

2013年3月

分页: 1 2 3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