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刘和珍君读后感

分享:傷心ゞ蕪涙  阅读:534  发布时间:2015-06-11 11:29:12

[篇一:纪念刘和珍君读后感]

3月18日的惨案,刽子手的“杰作”。其残酷程度,只好名之曰兽行。但既已是兽行,似乎也不必再用人类的道理与其费口舌了,我们不忍再描述了,甚至用人类的义愤与其生气,也是多余的。但反正我们要记得,人兽是不两立的,我们终究深信,最后的胜利必属于人!

下劣无耻的暴徒,血债定当血还。纪念刘和珍君读后感

铁胆勇毅巾帼英雄

刘和珍,我十分佩服她,因为她不为势力所屈,“反抗一广有羽翼的校长”;我敬佩她,因为她嫉恶如仇,http://dhg.tongxiehui.net/55565.html“却始终微笑的刘和珍君”;我欣赏她的善良,“她虑及母校前途,黯然泣下”。刘和珍,虽是一名师范学生,可是她浑身散发着一种爱国的光辉。她用自己的身躯,诠释着一种伟大的精神。

qiāng弹刀棍无所惧,誓为中华奉我魂。

以笔代刀直插敌人心脏

鲁迅,一位对中国历史有着深远影响的伟大文人。面对爱国青年的不幸罹难,作者出离愤怒,但仍有话要说;面对反动政府“光明正大”的屠杀,作者发出了挽救民族危亡的呼声;面对反动文人对爱国女子的污蔑,作者痛斥了他们的恶行;面对庸人的默无声息,他发出了呼吁——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伟大的中华民族,该觉醒了!他抨击反动政府吃人的内幕,唤醒庸人的灵魂,给爱国学生以热情洋溢的赞颂并指出其问题所在。纪念刘和珍君读后感。这种伟大的民族使命感使我的心灵受到震撼,亲爱的同学们,我们不能淡漠前辈的心血,中华民族仍需我们来创造。

一代文人革命者,冷对黑暗心如焚。

[篇二:纪念刘和珍君读后感]

掩卷沉思,<纪念刘和珍君>给我以深刻印象、鲜明记忆的,是刘和珍的微笑。“她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和”,这半行简洁的文字,这一屡流畅的表述,使人难以释卷,令人难以忘怀。

在那和风煦煦的春光里,在那柳枝摇曳温暖中,22岁的少女刘和珍穿过阳光,披着花香,向我们款款走来。春风牵动着她的衣裙,青春照亮了她那比阳光还要温柔的笑容。……在同样的青春年华里,在同样明媚的春光里,不能想象,也不敢想象那鲜花一样灿烂的生命会在鲜血迸裂中遽然凋谢,轰然毁灭;那温和清婉的微笑,会在一瞬间化为永不存在的尘埃。青春那撩人心魄的美丽,原不该如此的脆弱啊!

罪恶的黑手无情地毁灭了璀璨的青春,阴险的制度残酷地摧毁了血性追求。

青春是人世间最美好的词汇,她被所有的人留恋和珍惜。青春应该远离烦恼和忧愁,青春应该摒弃所有的黑暗与喧嚣,青春应该除却欺骗、欺诈、欺凌。青春所拥有的知识美丽、绚烂、欢乐和希望。青春是生命的开端,前面的路极为漫长而又风景秀丽,所以青春的心灵往往充满着真善美的希冀和幻想,辨别不清人间的风雨沧桑。

世界毕竟是真实的,也是严酷的。青春不可能在任何时候任何空间都永远和社会的阴暗面绝缘。刘和珍的,以及她的温柔的女同学们的纯洁善良和美丽,却被罪恶淹没了,却被虚伪欺凌了,却被丑陋掩盖了。

当真正的恶雨腥风肆无忌惮地袭来,青春会以一副怎样的姿态来面临?我相信,答案会有许多种。当假恶丑扑面而来时,对美丽而言,就意味着“彩云易散琉璃脆”。美丽的东西,由于本身的精致,由于格外受到冲击,使它根本就缺乏适应外界变化的能力。这,就像温室里的花朵,即使不是春天的环境也同样能够娇艳的开放,但也正因为这样,它们便会在稍经风雨的情况下,骨碎香散。

真正美丽的花朵,应该生长于自然的旷野里。经过了长期冬雪下的坚强蛰伏,在春天的惊雷下,才会迎着料峭的春寒,绽放出用生命凝结成的眩目光华。这种美丽是纯自然的,它的生长始终伴随着风霜雨雪,因此气候无论多么严酷,它依然卓立,美得更加鲜明。刘和珍她们,就像这种鲜花,她们的微笑里永远飞扬着青春的骄傲与自豪。

只有历经风风雨雨,青春和青春的形象才会永不凋零。合上书卷,刘和珍的微笑悄悄地走入我的思想。

[篇三:<纪念刘和珍君>读后感]

在这篇文章里,我印象最鲜明深刻的,是刘和珍的微笑。“她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和”。于是就忍不住想像,在那样温暖柔和的春日里面,22岁的少女在阳光和花香里走来,春风轻轻地牵起她的衣袂,青春照亮了她那比阳光还要温柔的笑容,…在同样的青春年华里,在同样的春天,不能想像,也不敢想像,那鲜花一样的生命在鲜血中速然凋谢,那温和清婉的微笑在一瞬间化为永不再见的埃尘。青春的美丽,原不该如此的脆弱。

青春是人世间最美好的词汇之一,她被所有的人留恋和珍惜。青春应该远离烦恼和优愁,青春应该摒除所有的琐屑和喧嚣。青春所应拥有的只是欢乐、美丽和希望。青春才是生命的开端,前面的路还很漫长,所以青春的心灵往往充满着真善美的希冀和幻想,而认识不到人间的风雨沧桑。这在所有的时代都应大致相同,而在太平之世尤为如此。一方面是青春自身的真纯,一方面是已经r解了沧桑滋味的人们对于这种真纯有意的遮蔽。所以,如果让青春的年华真正去了解什么是丑恶黑暗,什么是凄凉愁苦,这将会万般困难。

但世界毕竟是真实的,也是严酷的。青春不可能在任何时间空间都永远和社会的阴暗面绝缘。当真正的恶雨腥风袭来,青春会显现出一副怎样的姿态?我相信,答案会有许多许多种。对美丽就意味着“彩云易散琉璃脆”,美丽的东西,由于本身的精致,由于格外受到的珍惜,使之根本就没有适应外界变化的能力。就像花房里的花朵,即使不是春天也能同样娇艳地绽放,但正因为这样,便一点也经不得风雨。真正美丽的花朵,应该还是生长在自然的旷野中。有了冬雪下坚忍蛰伏,在春来的惊雷下,才会顶着料峭的春寒,绽放出用生命凝成的美丽,这种美丽是纯自然的,她的生与长都伴随着风和雨,因此无论天时多么严酷,她依然卓立,美得愈加鲜明,便像春日里阳光下少女唇边的微笑,永远飞扬着青春的骄傲。

只有惯经了风雨,青春才会永不调零。

[篇四:读鲁迅<记念刘和珍君>新感_1500字]

鲁迅的<记念刘和珍君>多年来已被众多评论者作出过繁多的评说,但一些根本特点尚未被“读”和“评”出来,而这些根本特点实在是极为宝贵的,对于我们不断加深对鲁迅作品的认识,从中得到有益的启发,并且在教学中给予学生更多教益,皆善莫大焉。

一提到鲁迅的作品,我们似乎会立刻想到隐晦、艰深、语句拗口以及以“战斗”为主要特征。其实也不尽然。他的<野草><朝花夕拾><故事新编>等文集中的许多文字,或光鲜华美或曲折隽永或典雅温润,语词优美如奇花异草,散发着特有的“鲁氏”韵味。即使是他的杂文,虽因时代所限,可能如鲁迅所自谓“无花的蔷薇”——以“多刺(战斗锋芒)”为表征,但仍有许多篇章与<野草><朝花夕拾>等一样,显现出由深湛的文学修养孕育出的典雅之气。这其中,<记念刘和珍君>就是典型代表。

<记念刘和珍君>虽是杂文,同<“友邦惊诧”论><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等战斗性很强的着名杂文一样,最终的旨归在于揭露、批判和斗争,但风格上却迥然有异。这主要表现在:一、该文文学意味很浓,是一篇文学的华章该文全篇有多处“文学性”很强的词句,例如:“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这一段话创造性地用雅致的词语和句式抒发了狂涛巨浪般的愤怒和哀伤。读到这些词句不禁令人击掌叫绝:原本不容易合到一起的两样东西——“美学上来看颇为典雅的辞藻句型”与“大恸大恨的情感”,竟然被鲁迅毫无痕迹地融合在了一起!文学创作的重要手段之一是采用形象。在这里,鲁迅连续创造了三个鲜明的形象:把众多青年烈士的血写成如江河涨水般的“洋溢”;把反动军阀统治下的地狱般的悲凉具象为“浓黑”的色彩;把自己将要显示于非人间的哀痛物化为“菲薄的祭品”。这些富有深刻内涵的形象,给予读者的是更切实的感知和更难忘的印象。

又如:“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这一段文字的文学性更强。“血痕”可以“浸渍”实物,但却不可能“浸渍”人心;会被水所冲淡,但却不可能被“时光”所洗。鲁迅的形象创造力极强,联想力也过人,将难写之情形轻易地驱诸笔端:将刘和珍之死带给亲族、师友、爱人的深切痛楚形象化为“浸渍”于他们内心的血痕;将因为时移事易造成亲族、师友、爱人悲伤的减淡形象化为血色由深红褪成浅红;将至爱亲朋对她的无尽思念形象化为永存在心底微笑的和蔼的旧影。文学创作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把抽象无形的情感和心理体验“变化”成可以真切感知的形象;而在人世间,人们失去亲人所产生的情感和心理体验又是极为复杂的,属于最难“变化”成可以真切感知的形象的事物之一,但鲁迅不但做到了,而且是创造了连缀的“意象”。“意象”乃高水平的文学形象,何况鲁迅的这些“意象”又是富有新意的戛戛独造!这实在是文学“造象”的奇迹!如此的文学建构力,实在是超群绝伦的。

如上两例充满新异文学意味的文字在<记念刘和珍君>中还有不少,在遣词造句上都是那样地令人称奇和回味无穷。鲁迅的其他杂文也常有文学的意味,常用形象的手法,但是与<记念刘和珍君>相比,在深度与精度方面都略逊一些。因此,<记念刘和珍君>应该说是一篇精美的文学的华章!

[篇五:读<纪念刘和珍君>有感]

鲁迅的文章果然耐人寻味,读了几篇竟鲜有真正能懂得其意的文章,而这篇也只是略懂而已,所以见解难免有些幼稚与浅显。

文章是从鲁迅独自徘徊在为遇害的刘和珍君与杨德群开追悼会写起的,然后自然而然的回忆起刘和珍毅然

订了全年<莽原>的事。文章开头的几段,便让我感受到一种灰暗的色调,字里行间弥漫着浓重的悲伤与苦痛,还有一种失望。四十多青年的鲜血,文人的阴险论调无一不让鲁迅感受到一种“非人间”的苦痛,所以他才会想“以我的最大的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多么无奈啊,我甚至能听的到他在写下这段文字时所发出的叹息声。

刘和珍是他的学生,她的那些壮举着实让鲁迅感到应该“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

鲁迅第一次见到她的名字是在开除校中六个学生自治会职员时。

第二次则是在刘百昭率领男女武将,强拖出校之后,这次才把姓名与实体联合起来。这两次的情景可以窥见刘和珍是一个怎样的人。

然而在见到她本人后,这名女生却出乎了作者的意料,没有桀骜,而是人如其名,温和可亲,脸上始终挂着微笑,也许这抹微笑是当时黑暗世界中的一缕阳光,是黎明前的一丝曙光。这种反差更加突出以后刘和珍之死的悲剧性效果与鲁迅所处的那个社会的悲哀。

当刘和珍被冠以暴徒的罪名被残忍射死后,鲁迅愤怒了,悲哀了,甚至有些绝望了,他感慨道:“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显然那时的中华民族是后者。读到这,我仿佛感受到当时社会浓黑的未来,血色的悲哀。当好不容易有希望时,又被扼杀,这样“沉默”的民族怎能“爆发”?勇士们淋漓的鲜血,惨淡的境况,抹去不了社会的污浊,有人反抗,自然有人镇压。然而更悲哀的是,在那些卫队把qiāng对准那三个勇敢 的女学生后,两条生命的消逝却仍然唤醒不了人们麻木的神经,而仅仅提供了人们饭后的谈资。

正如鲁迅所说“人类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使用大量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是的,中国前行的历史,不正是浸透无数战士献血吗?从血红到绯红,再由绯红到微红,“纵使时间的流逝”,“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

中国女子从来都是勇毅的,古有妇好为夫率兵,今有刘和珍、刘胡兰这样的女壮士,巾帼英雄们“干练坚决,百折不挠的气概展现无遗,这时少数女子的觉醒是否意味着中华民族的觉醒?

[篇六:读<记念刘和珍君>有感]

又是一年清明时。面对阴阳两隔的无奈,独立在尘世中的生者遥想已逝的亡魂。若真有在天之灵,我不求福祇,不求寿命,只求与心中的他与她见一面,话一语。这诸多的不能明证着上天并没有过多的怜惜给断肠人。短松冈上的相思,丝丝缕缕,粘稠了本就湿湿答答的清明。

1926年3月18日,温和,端庄,坚毅,勇敢的刘和珍君死了。这个年轻的生命以一哭一笑的丰富和真实紧紧地抓住了鲁迅先生不轻易向女子敞开的心扉。生命的戛然而止本就忧伤而沉痛,更何况是如此年轻,如此高贵,如此多情的魂灵。坚强的先生在礼堂外无言徘徊,深深体味着生之苦,死之恶,字字是血,句句含泪地控诉着当政者的残暴与无耻。

“刘和珍君竞在执政府前中弹了,从背部入,斜穿心肺……同去的张静淑君想扶起她,中了四弹,其一是手qiāng,立仆;同去的杨德群君又想去扶起她,也被击,弹从左肩入,穿胸偏右出,也立仆。但她还能坐起来,一个兵在她头部及胸部猛击两棍,于是死掉了。”先生用了近乎验尸医官的口吻不容置疑地描述了三位年轻女子受难的经过和结果,血的事实容不得“高明”流言家的任何粉饰和诬蔑,“中国军人”滥杀无辜的画面在字里行间跳跃。

“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请愿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徒手。”看似云淡风轻的一笔却以深刻的政治哲学和历史哲学发人深醒:当政者的伪劣凶残,滥杀者的幼稚可笑,学生徒手请愿不足取的告诫皆在一言中。

“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哪里还有什么言语?”如此善言能写的作家在此惨象面前已无法用语言表达心中的哀痛,可见其痛之深。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深刻而枯燥的哲理用诗意般的文字和盘托出,轻易地渗入了读者的心房,既高度讴歌了牺牲者的勇毅,驱散了无数生者的怯弱,更藐视了当政者的卑劣残暴。

女性临难时的从容和勇毅证实了中国女子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终未消亡。在这抹淡红的血色中,生者依稀能见微茫的希望,并将以此而奋然前行。

<记念刘和珍君>是生者写给已亡者的悼文,山重水复,峭拔幽深,即使百遍读之也难会解老先生心中的千回百转。

刘和珍君若没有在三?一八惨案中丧生,将来的她待先生如何,先生又会在将来待她如何?这是我最为先生痛惜的一段憾事。亡者未完的心愿,未了的遗憾,在这个暗沉的清明时分齐涌心尖。

更多相关内容:
分页: 1 2 3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