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的卡夫卡读后感

阅读:1640 发布时间:2015-08-27 00:03:06

[篇一:<海边的卡夫卡>读后感]

想象一个15岁的离家出走的少年会有怎样的故事。一个不识字的老伯影子只有一半,却可以和猫们闲谈。人能不能同时爱着15岁的少女和50岁的中年妇女,而且这少女和中年妇女只是不同时间域里的同一个人?如此这般,<海边的卡夫卡>给人想要一口气读下去的冲动。

故事固然奇特,但风格却和<挪威的森林>没什么不同。海边的卡夫卡读后感。舒缓淡雅,细节丰富。随便两个人都可以很随意地就人生意义和性爱谈论一番,就像你我谈论天气和流行歌曲。我想日本的日常生活也未必如此,村上不过省略了日常生活的琐碎和表象,让小说里面的人物直接了当地触及人生这一本体。灵魂是害羞的,在人多的时候,在光天白日之下藏匿在皮囊里面。需要我们营造了氛围,布置了场景,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然后毕恭毕敬地去请它出来。灵魂开始活动的时候,我们直接面对最脆弱的自己、最裸露的自己、最真实的自己。就是说开始思考生之意义,http://dhg.tongxiehui.net/58126.html时光又是什么东西,我们接受什么,摒弃什么,诸如之类的问题。海边的卡夫卡读后感。我很是羡慕村上小说里面的人物,田村卡夫卡(<海边的卡夫卡>主人翁)、渡边(<挪威的森林>主人翁、杰(<且听风吟>里的酒吧老板),统统绕过那些琐碎的准备工作,同其他人交流切实的思想。

当然我不奢望我的生活真能如此,只是希望有小部分的时间跟一小部分人能淡然地说着话,就像置身在村上的小说里。

15岁的少年背负着父亲对他人生的诅咒,决定成为世界上最坚强的15岁少年。而这诅咒就是他将杀死父亲,和母亲和姐姐做爱。陡然看到这些谁都会觉得难以理解,而作者的伟大之处就在于把这样一个违背常理的事情讲得合情合理。整部作品笼罩在一种世界边缘的氛围中,有些地方像极了<罪与罚>里面入骨三分的心理描写。最终作者并没有让法律介入其中,这倒给我一种释然。总觉得法律并不人性,公平大概公平,却不尽合理。人有些时候做出违背心智的行动也是有的,是可以得到原谅的。

里面有一段描写琼尼·沃克杀猫的细节,充斥着暴力美学、死亡美学。几欲让人觉得杀猫也可以成为一种艺术。我们的价值观是如此脆弱,过不长时间就来一个上下颠倒。我继而又想,有太强的价值观定位的人是读不懂这部小说的。作者想要表达的就是现世世界无可无不可吧。15岁的少年只是在成长,艰难地寻找生活下去的意义。

这样一部关于成长的小说,让人思考生与死的意义,性与爱的关系,时光与记忆的本质,处处有着隐喻。如果我早几年读到就好了——在我16岁的时候,我否认一切童年时代被动灌输的价值观,深深觉得自己孤独——那个时候读到这样一本书,就会释然很多。现在读也不算晚,促使我对我人生的那一阶段的形状加以深入的认识。

一本书,不坏的故事,同时让人思考很多,继而催使对人生某一阶段的深思。这样一本书,不失为一本好书。

[篇二:<海边的卡夫卡>读后感]

为了尽快了解村上的作品,找了林少华中文版来读,在其中又选择了比较新的,名字很有诗意,也很可爱的这个海边的卡夫卡。

读完之后,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我想说的是,日本的小说,我还真的没有读到有美感的,读完这个没有任何的快感,这是恶心到家。唯一好的就是,故事性很强,有一种吸引力,特别是文章奇怪的两个故事各章讲述的叙述方法,逐渐让你明白两个故事之间有某种联系,让你急于跟着作者找到这个联系,急于读完知道故事的结局。这本小说,既有悬疑片的紧张,又有灵异片的恐怖,还有哲学系的高深,这不得不说是村上世界热的一个原因,这确实是一个讲得很好的故事,能勾起不同人群的兴趣。

涉及到的关键词,我认为有语言,政治,战争,偶然,选择和无可选择,性,生,死,回忆,个人存在的本质,个人存在的外壳,灵,隐喻,名字,孤独,想象,荒谬,弗洛伊德,俄狄浦斯。

小说的不协调性,在于故事和主人公那些哲学性关乎事物存在的本质和关系的探讨,故事的跌宕起伏性和台词本身的哲学性,抽象性的不协调。

小说也反应出作者对于日本传统文学和欧洲文学某种程度的关照,如故事的主要发生地——图书馆和一些主要文学家的渊源关系,以及主人公和他人关于夏目漱石的作品的探讨,展现了作者对日本近现代文学作家的关照,而关于源氏物语中藤壶因嫉妒而出现的灵魂外移的解说,故事中佐伯十五岁的灵魂,肯德基伯伯的出现,都和源氏物语有某种相似之处,但作者似乎和西方哲学的理念,弗洛伊德的意识无意识联系起来使用。而与欧洲文学的关联,体现在对希腊神话的套用,对欧洲音乐的介绍上面,其中,故事主题之一就是直接套用俄狄浦斯神话的杀父弑母套路,而音乐在这里或许是一种救赎的象征,对于除了中田之外的人,他们都和音乐有关,音乐对于他们似乎有安慰,净化的作用。

小说也很罕见的出现了两次关于中国的事情,其中一句是——-不管对方是俄国兵,中国兵,美国兵。

而这部小说对于战争的论述是很多的,除了故事的背景是战争,故事的线索也一直以那场战争带给人的伤害有暗线,小说除了对战争本身的论述,也通过少年父亲和中田之间的对话和关系,两个士兵与对方的关系,佐伯恋人的死的偶然性,来对战争的荒谬,以及每个人在战争中的没有选择余地的可悲进行了隐喻。

小说另一个显著特点在于国际化的特征,主人公所使用的工具,所吃的,所喝的,所穿的,不管是在日本,中国,美国都是不难看见的东西,这是不是反应了村上现象的原因之一,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地球上的人类不仅处于基本相同的物质世界,每一个心灵是不是也都面临同样的危机和痛苦呢,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因此,可以认为主人公的隐喻,是一个力求在世界面前保持独立的孤独的现代人的痛苦经历。

而小说的格调,一直是日本式的封闭的系统,一群不正常的人,过着绝望的忧郁的生活。

小说整体就像一个迷,没有开头,也没有永远的结束,知道最后故事仍然没有真相,就像故事本身反复强调的,有时候真相永远无法用语言表达。

读完这些,我似乎明白了村上小说受热追的原因:故事性,诡异性,荒诞性。但村上小说,不能给读者带来救赎,读完之后,只是对人本身存在的合理性,孤独,痛苦有了主观上的认识,但是如何超越,如何救赎,在小说中找不到答案,也许这也是村上和小说主人公要寻找的答案。

作为基督徒,我不喜欢 这样的作品,里面多有性方面的描写,多有日本式灵异事件的描写,读来没有任何美感,想来我还是喜欢柏拉图之类的作品,告诉我人生的真善美,语言中陶冶性情,在语言中追求真理。凡事日本作家的作品没有几个正常的,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应该如何分辨呢,应该如何处理呢,只能求神保守我了。

[篇三:<海边的卡夫卡>读后感]

今天看了村上春树的名作<海边的卡夫卡>,对于村上春树的<海边的卡夫卡>从前没有看过,就是他的最有名的小说<挪威的森林>也没看过,只是在别人的博客介绍里稍稍晓得一点皮毛。本以为<海边的卡夫卡>也应当如<挪威的森林>是一同类的作品,在随意的翻阅中,一页一页而过,慢慢却被吸引了,被村上春树的充满魔幻色彩的想象力而深深触动。<海边的卡夫卡>讲的是十五岁的少年田村卡夫卡的故事,卡夫卡意译——“乌鸦”,乌鸦在当地是一种表示吉祥的鸟,可是乌鸦并没有让十五岁的少年从生下来就很幸运。少年卡夫卡经历的人生有些离奇,自幼生在不幸福的家庭里,他为了逃避诅咒而离家出走,后来父亲又被杀,似乎这一切在冥冥中都是上天注定。

日本文化与中国文化我认为还是相通的,从卡夫卡的身上也映照出好多中国普通阶层生存的一面。对于村上春树充满想象的文字边读是需要边思考的,小说冒似写一个少年的心迹,其实蕴含着很多的东西,卡夫卡充满了哲理的对生命的探索与追问。在这本书中其实没有所谓的小资情调,只有对自由的向往。要坚强地面对生活。对于村上的书,总是一知半解,写这篇所谓的读后感其实表达也很困难,偏于理解。其实,所谓的隐喻,许多的看者不一定会理解村上所说、所指的是什么,当然也包括我自己。或许只有在读者遇到某件事后,再来看看此书,不定会发现与所经历的事有某些的契合点,这时会发觉村上书中的睿智,“好像人生过去就过去了,想回头都没有办法。成长的过程都需要自己亲身去体会的。”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而“责任始于梦中”,喻体的本意是否人生无奈,梦—责任—梦,最后还是责任呢?或许,人在短短的时光里面生存,一如匆忙过客般地在人间完成了他的使命,而恍如这个过程投下的便是人的匆匆一瞥。梦完成与否它的责任,来自责任的外力还是内心?表面还是实质?我想,这世界,有些的梦是虚设,而有些的责任也纯属浮浅。若说责任象奴役一般地实施,感觉到人生似如奴隶,只是在纯属愿意之间服役。小说假说有消极的一面,然而却是有着它的深广的含义。

<宾尼兔>里说:不要把生命看的太重要。你不会活着出去的——其实,宿命,从一开始就知道会结束,对于生命的无力感,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拐点,抑或转角处,也许不是产生在十五岁,或许二十岁,或许在更大、更老时的感触,当你一旦回想起自己的十五岁时,也许会有一种迷惘,抑或已经有了一种重生的感慨。少年卡夫卡所站立的位置,其实亦代表了人的不同的角色。

无论你是如何做的,如何预定某些目标,然而存在的早就存在,它会按照它的目标而实施进行,想后退都不可能,也是不现实的。就好比中了诺查丹玛斯一样的人的预言,更好比进入了一个伏击圈。也许“宿命”,也许是命运注定如此。不过,对于人的灵魂来说,我想确实是可以作自我调节的,不要把这个世界看的太透、太糟糕,这样反而不好,对于自己的精神状态会具有一定的影响。村上说,“我们领教了世界是何等凶顽,同时又得知世界也可以变得温存与美好。”村上的文字自有他一种委婉的一面,人的精神家园至关重要,人的精神倒塌了一切也就失去了方向。

书中的田村卡夫卡是一个有着一种被强烈的孤独感所笼罩的人,他一开始就处于俄狄浦斯式预言的压迫之下,潜在的弑父的可能性的罪感长久压抑着他,而呈现在田村卡夫卡面前的那个世界则给他以梦幻和怪诞。现实生活的真实与虚空在卡夫卡的内心中徘徊,当觉得只是想象之物的时候,却又发现这个世界的信息一切都是千真万确地存在着的。书中有许多的隐喻,对隐喻的解读,在<海边的卡夫卡>各个人物所蕴涵的创作思想上,也许体现了很多现实性的具体指向,而且也颇有说服力。或许隐喻在书中只是形而上的。不过在此书中我喜欢村上春树勾勒的哲学语句,充满了对于人生的说服力。

[篇四:海边的卡夫卡读后感]

宿命的缺口就在那里,在森林或者是城市的哪一个角落里。叫乌鸦的少年附在田村卡夫卡的身后,随时都会从男孩子的身体出钻出来,采用冷静的理性的也可能的狂野的思想来审视眼前少年的行径或思想。这有点玄幻和蒙太奇的手法,带有视觉的冲击效果。卡夫卡在捷克语里面是乌鸦的意思,就是那种叫声凶悍尖利的面目似乎可憎的大鸟,在国人的潜意识里,其代表的凶邪是牢不可破的。鲁迅先生在他的小说<药>一文中也曾用一只黑色的乌鸦站立在坟头来渲染悲鸣的沉重气氛,并以次来加剧文章里压抑及灰暗的效果。但有趣的是日本人对待乌鸦的态度并不向国人这般不友好。在日本满城的乌鸦,大有乌鸦走俏的姿态。

采用“卡夫卡式”来描述生活的荒谬,在小说<海边的卡夫卡>中,村上春树呈现给读者的是一个混乱的,缺乏安全和宁静的十五岁少年的内心世界。是理想和现实之间矛盾剧烈的撞击。在小说里,梦幻和超越自然意志的力量看似虚幻的,处在一种神秘的伪真实的环境中。仿佛越过正常的哲理直接进入所谓的看不见的灵魂深处,抵达一片原始的平静的,没有矛盾冲突却并不荒凉的宁静里去。田村卡夫卡怀揣恐惧和希望离家出走,想寻找的也正是这样一种懵懂的,自己并不确定其具体形态的所在。少年一面有莫名的真切的对成长对未来的惊恐,一面却又追随来自内心深切的痛苦的欢喜和希望,如同鸟儿的一对翅膀,两者间有尖锐的交锋和缠绵的纠缠。在森林里,少年在迷宫一样的场景里犹豫着,恐惧中,也体验着孤独的快乐和憧憬。远处是什么?再远处是什么?纵横交错的丛林,偶然再现的丛林里的平整的草地,阳光温暖的从缺缝中照射下来,少年感觉到真实的热度。这丛林里的迷宫其实是你内心的迷宫,春树把这种观点一直贯穿在小说里,并反复的在不断设置的场景中展示出来。

梦境和玄幻的描写也是为了渲染主人公内在的矛盾和渴求。渴望纯粹的爱情 ,对性的探求,以及亲情的追索,在少年卡夫卡身上一一呈现出来。所有的少年人不能理解的惶恐和希求都被春树放在了一个充满矛盾和怪异的巨大的场景里了,集体昏迷事件,中田混沌超自然的功能事件,佐伯灵魂离体事件,等等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件都是环绕着少年出走,探索,返还这一背景展开。背离常理,背离正常的逻辑思维,甚至背离约定俗称的伦理道德的描述,在小说里比比皆是,好像让读者走进了一个迷幻奇妙,充斥着离奇血腥的容器里,在开始阅读的时候完全找不到出口。冷峻的不失激情的笔触,准确独特的喻句,是村上春树在揭示主人公内心经历的过程中所持有的独特的文字魅力,构建一个错综复杂,矛盾跌加的外部场所,在深层次上慢慢揭开田村卡夫卡慌乱期待的精神领域,触及成长过程中少年最敏感最敏锐的情感变化。小说特意增加了一个临界点,这是在丛林中开启的一道门,是现实和虚幻的两个世界的分水岭,如同过去和将来的一道关卡。陷入门里的佐伯走不出来,她永远把自己沉寂在十五岁的少女时代,无法面对变换了的真实的现实社会。可以这样说,佐伯和卡夫卡其实是相互矛盾相互补充的参照体,佐伯的陷入和卡夫卡的奋力拔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完成的。卡夫卡要挣脱灰暗思想的束缚,必须有一个可以凭借的实体,春树把她安排为抛弃少年的不负责任的母亲,她给以少年ròu tǐ,从某种意义上说,她也可以是少年的另一个自己,少年从她的身体里分娩出来,孤独的成长,在迷宫一样的思想缝隙里艰难的探索,无法突破。这时候,她又突然出现了,以沉寂在过去时光里的青春少女的形象冲撞着少年的心。春树提前在少年的身上设置了一个预言,只有和母亲交合才能完成那样的自我突破。这个情节是痛苦的,激烈的,是矛盾的最后会集点,也是少年摆脱旧我,塑造新我的唯一途径。故事到这里已经全面铺开,所有的矛盾,离奇的线索都是为这个目标而生成。少年和母亲交合,和姐姐交合,实际是和旧我在做着最后的告别。看到此处,真相终于大白,成长是一种不断和自己告别的过程,是否定和肯定的较量。佐伯将自己的鲜血传送给了儿子,在过去和未来的大门关闭的一瞬间,她的鲜血奋力推动儿子走出过去,回去,一定要回去。佐伯最后是这么说的。

看村上春树的小说,不仅仅是文字视觉上的冲击,他的深邃和理性的哲理让人不得不再三思考,很难一下子理解那种曲折迂回的方式下直逼真相的创作方式。作者的灵魂是隐蔽的,是不借助单纯的表层文字透析出来的,它们在文章的思想里游弋,在字里行间的纵深出张扬。存在的形态绝不是固定的,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情节的挖掘汩汩的流动出来,穿过迷蒙的云雾,放射出阳光。

唯有叹息一声: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篇五:<海边的卡夫卡>读后感]

看完<海边的卡夫卡>后,我突然想到自己做过的一个梦,一个经常重复做的梦,我总是梦到和一个女人结婚了。可是对方长着男人的生殖器。我嫁给了她,我们相拥着,可是我也分明看到了她下身的阴茎,有时候,我也会梦到自己也长了那样一个东西。我没有深究,可我知道我内心里隐隐渴望着什么,恐惧着什么。对女人的绝对信任,对男人的恐惧又渴望的心理,幼时的一些经历,都促成了这个梦的反复纠缠。

看<海边的卡夫卡>的时候,我有时会头皮发凉,全身战抖,人的精神领域会舞出什么样的姿态。在<海边的卡夫卡>中,我渐渐领略。战争,暴力对人的精神会造成怎样的摧残,村上春树给了一个奇异斑斓的描绘。理性与直觉的拉扯,最终成血肉模糊的惨剧。人与人的缺乏沟通,各自封闭,会将自己和他人逼进怎样的一个死胡同。逃离,逃遁,幻化出的理想世界也最终是虚幻,而这虚幻的梦境也很有可能被魔鬼浸入。逃离,逃遁不成,还是要返回现实,做为一个人,活生生的面对着一切的悲哀与不幸。无处可逃,无处可去,只有任其撕扯,唯有坚强方能屹立不倒。

田村卡夫卡是一个十五岁少年,封闭的内心一直有个解不开的死结,这个死结勒着他的脖子,一点点的将他收缩,心中的仇恨则加速了他的癫狂之路。他在孤独中默默忍受,心冷似铁。他的父亲,他无可奈何无法回避的父亲,给了他遗传基因的荒诞的事实的父亲,田村浩二,却也是一个被癫狂折磨的囚徒,暴力的刺激也亦厌倦,生的意义也亦消逝,然而还是不甘心,还是不放手,任怎样的麻醉也驱除不了心中的欲望,强烈占有的欲望,期望通过各种暴力强力占有的欲望,将他完全吞噬,幻化成一团白乎乎的怪物,而只有以暴制暴的通用法则使由混沌始清朗的星野君以雷霆之势斩其欲望而后斩其形体。

少年卡夫卡的煎熬始于母亲的离去。一个懵懵懂懂需要呵护的小男孩,就这样在四岁的时候被母亲遗弃。作为父亲的田村浩二,却一遍遍的用语言抑或是诅咒鞭打着卡夫卡的灵魂。“你最终将弑父奸母,将与你的母亲姐姐交合。”如同雷电在耳边在心中炸响。卡夫卡就背负着这样的魔咒,也许更确切的说是父亲的精神虐待,父亲的精神早已经失常,也许母亲的离去也源于父亲的强暴,也许,也许母亲的出走也只是为了自保。而少年的卡夫卡不明白,这一切的恶果俱有他一人承担。他告诉自己,要成为世界上最强壮的卡夫卡,唯有如此,他才有能力进行自我拯救。他要逃离父亲的语言,也许他要逃离的是父亲的影响。父亲的精神暴虐已经对卡夫卡产生了影响,卡夫卡已经有了暴力倾向,也已经出现了强迫性幻想症。他的直觉告诉他,必须自救,必须逃离。经过了两年的积极准备,终于在他十五岁生日的那天,少年卡夫卡顺应直觉或者说命运的指引,走向了通往自我救赎之路。

卡夫卡坐向通往四国的夜间大巴。在那里,他遇到了自己的姐姐,并得到了姐姐的关爱,这种关爱让卡夫卡想入非非。男女之间,先有的是生物领域的性的吸引,而后,才有人类大脑的运作,才有了平衡关系的条条框框,卡夫卡知道自己是不能和姐姐交合的,姐姐也是知道,而且态度也是非常明确的。姐姐可以做的就是帮助他解决他的性欲问题,而不是通过身体。卡夫卡却还是不愿,也许他急切的想要赶紧履行命运的安排,而后就可以得到解脱了吧。少年卡夫卡不晓得,那些预言,只是父亲的诡计,是父亲期望通过他对母亲的报复。终于,在梦中,少年卡夫卡进入到姐姐的体内。他是管不住自己的,他如何能管住自己,像兽一般的年纪,如兽一样的境遇,

[篇六:<海边的卡夫卡>读后感]

读了村上春树的名作<海边的卡夫卡>,对于村上春树的<海边的卡夫卡>从前没有看过,就是他的最有名的小说<挪威的森林>也没看过,只是在别人的博客介绍里稍稍晓得一点皮毛。本以为<海边的卡夫卡>也应当如<挪威的森林>是一同类的作品,在随意的翻阅中,一页一页而过,慢慢却被吸引了,被村上春树的充满魔幻色彩的想象力而深深触动。<海边的卡夫卡>讲的是十五岁的少年田村卡夫卡的故事,卡夫卡意译——“乌鸦”,乌鸦在当地是一种表示吉祥的鸟,可是乌鸦并没有让十五岁的少年从生下来就很幸运。少年卡夫卡经历的人生有些离奇,自幼生在不幸福的家庭里,他为了逃避诅咒而离家出走,后来父亲又被杀,似乎这一切在冥冥中都是上天注定。

日本文化与中国文化我认为还是相通的,从卡夫卡的身上也映照出好多中国普通阶层生存的一面。对于村上春树充满想象的文字是需要边读边思考的,小说貌似写一个少年的心迹,其实蕴含着很多的东西,卡夫卡充满了哲理的对生命的探索与追问。在这本书中其实没有所谓的小资情调,只有对自由的向往。要坚强地面对生活。对于村上的书,总是一知半解,写这篇所谓的读后感其实表达也很困难,偏于理解。其实,所谓的隐喻,许多的看者不一定会理解村上所说、所指的是什么,当然也包括我自己。或许只有在读者遇到某件事后,再来看看此书,不定会发现与所经历的事有某些的契合点,这时会发觉村上书中的睿智,“好像人生过去就过去了,想回头都没有办法。成长的过程都需要自己亲身去体会的。”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而“责任始于梦中”,喻体的本意是否人生无奈,梦—责任—梦,最后还是责任呢?或许,人在短短的时光里面生存,一如匆忙过客般地在人间完成了他的使命,而恍如这个过程投下的便是人的匆匆一瞥。梦完成与否它的责任,来自责任的外力还是内心?表面还是实质?我想,这世界,有些的梦是虚设,而有些的责任也纯属浮浅。若说责任象奴役一般地实施,感觉到人生似如奴隶,只是在纯属愿意之间服役。小说假说有消极的一面,然而却是有着它的深广的含义。

<宾尼兔>里说:不要把生命看的太重要。你不会活着出去的——其实,宿命,从一开始就知道会结束,对于生命的无力感,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拐点,抑或转角处,也许不是产生在十五岁,或许二十岁,或许在更大、更老时的感触,当你一旦回想起自己的十五岁时,也许会有一种迷惘,抑或已经有了一种重生的感慨。少年卡夫卡所站立的位置,其实亦代表了人的不同的角色。

书中的田村卡夫卡是一个有着一种被强烈的孤独感所笼罩的人,他一开始就处于俄狄浦斯式预言的压迫之下,潜在的弑父的可能性的罪感长久压抑着他,而呈现在田村卡夫卡面前的那个世界则给他以梦幻和怪诞。现实生活的真实与虚空在卡夫卡的内心中徘徊,当觉得只是想象之物的时候,却又发现这个世界的信息一切都是千真万确地存在着的。书中有许多的隐喻,对隐喻的解读,在<海边的卡夫卡>各个人物所蕴涵的创作思想上,也许体现了很多现实性的具体指向,而且也颇有说服力。或许隐喻在书中只是形而上的。不过在此书中我喜欢村上春树勾勒的哲学语句,充满了对于人生的说服力。

因为是写少年的经历,作者运用了想象,我喜欢书中人与猫对话中运用的隐喻。“猫”的随性的语言,让猫说人话,体现了作者的仿佛幼稚、仿佛智慧的一种想象、悬念。正因为喜欢,因而对于小说中细致地拟人化地描写猫的片段似乎看得比较详细。作者以猫作为人的写作对象,此技法是村上春树神奇想象力的一种手段,书中人物可以和猫说话,与猫和蔼地相处,如猫一样过着简单的生活。书中把猫划分了种类,认为黑猫是一种很乖巧的、对于人的交流很随意轻松的猫,可相处。短毛猫相处默契,能配合,但是在大街上则很少见到短毛猫,因为短毛猫大多是呆在家中的。野猫大多是褐纹猫,而且它的语言波段与交流对不上号,不容易相互间产生交流。作者似在暗示,也许猫与人一样地也有区分的理由。在人与猫的极乐世界周旋,作者的构思很玄幻、隐喻藏有幽默感,人与猫比较丰富的感情跃然在书的章节中。猫其实是具有孤单的品性的,在现实中的猫们像似社会化了的动物,它们也有不同的交流方式,并且会成群结帮,猫与猫在一起时常会打架。黑猫是比较聪明的猫,它非常懂人的心理,奇在它的领悟力,能与其它不同种类的猫和睦相处,温驯而又守法,不犯动物中常常容易犯的到处拉屎尿的错误。短毛的猫大多是家猫,家猫因为好吃,只只长得肥大,虽然肥大,但总是斗殴不过瘦瘦小巧的褐纹野猫,老是被褐纹野猫欺负,大打斗间打痛爪挖的厉害时,就会听见失败者的撕心裂肺地哀叫和胜利者散出的粗气。有些的失败终导致短毛的家猫只得规规矩矩地在家里呆着了。

<海边的卡夫卡>虽然是在交代一个少年的故事,但是,有好多的含义是读者需要意会的,村上的语言需要读者拐着弯来理解与思索。正如他在序言里写的,“阅读这个故事的时间里,倘若你也能以这样的眼睛观看世界,作为作者将感到无比欣慰。”因时间的限制,书中蕴含着的东西,在一时半会的阅读间,是不能充分感悟的,唯有细心的读,细致的品味,恕我直言,我没有达到作者所期望的,我看书的最大的本事就是只会抓住一个感兴趣的点,比如专喜欢挑选情节类型式的单章节,或伤感,或奇特充满想象的铺排。书中说到了生命的无力感,“尽管世界上有那般广阔的空间而容纳你的空间——虽然只需一点点——却无处可找。想着自已这个存在,但越想越觉得不具体,甚至觉得自已不过是个毫无意义可言的单纯的附属物。”有人热心为一支棒球队捧场,可是棒球队的赢能使这个人有多少长进?有一个人一直“在门口为大家擦皮鞋,擦了十年,二十年,也许这就是人生的意义,或精彩或平庸都要活着承受。”

无论你是如何做的,如何预定某些目标,然而存在的早就存在,它会按照它的目标而实施进行,想后退都不可能,也是不现实的。就好比中了诺查丹玛斯一样的人的预言,更好比进入了一个伏击圈。也许“宿命”,也许是命运注定如此。不过,对于人的灵魂来说,我想确实是可以作自我调节的,不要把这个世界看的太透、太糟糕,这样反而不好,对于自己的精神状态会具有一定的影响。村上说,“我们领教了世界是何等凶顽,同时又得知世界也可以变得温存与美好。”村上的文字自有他一种委婉的一面,人的精神家园至关重要,人的精神倒塌了一切也就失去了方向。

更多相关内容:
分页: 1 2 3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