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梦不断,后梦为继:《美食家》读后感

分享:木川子丰  阅读:410  发布时间:2016-05-06 04:08:29

    <美食家>是江苏籍作家陆文夫先生的代表作。小说篇幅不大,中篇容量,讲述了革命干部高小庭和资本家朱自冶四十余年的浮沉纠葛,从一个特殊的角度解剖了近半个世纪的中国社会生活。小说中的半个世纪是八十年代以前的半个世纪,仿佛离我们很远,又仿佛离我们很近,好像一场梦,梦虽荒诞,却又真真切切地影响到现在。不过三十年的时间,我们从对资本的厌恶,转向对资本的崇拜,从一场旧梦,进入了新梦。前梦不断,后梦为继:《美食家》读后感。在梦幻之间还有什么可贵的东西值得我们去追求呢?

    朱自冶是地产资本家,说来也是可怜,全家人被日本鬼子炸死了,http://dhg.tongxiehui.net/66580.html就留了这一个独苗,继承了大片的房产,靠收租过活。朱自冶不嫖不赌不吸毒,就是喜欢吃好的。每天早晨赶去吃头汤面,中午喝个茶吃大餐,下午洗把澡,晚上喝点酒来点小吃,几乎天天如此。他这个人搁今天就是富二代,关键他还是一个超级吃货,爱吃,懂吃,会吃,还有钱吃,做不了国民老公,大概也能做个苏州半城老公。

    高小庭认识朱自冶的时候还是一名穷高中生,父亲早逝,大哥当远洋水手挣点血汗钱,母亲独自抚养他还有奶奶,还要供应高上学,可见是多么困难!因为高的母亲的姨妈和朱自冶的姑妈是表姐妹(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所以朱自冶收留了娘俩,并且不收房租,只尽两个义务:一是兼作朱自治的守门人(放现在,主要工作就是传达室收快递的),二是帮忙料理一些家务。但是朱光棍汉一枚,早出晚归,三餐在外,没家没务,从来没有要求高的母亲做过家务。倒是高小庭的母亲实在看不下去了,要帮朱拆洗被褥,扫扫灰尘,开窗通风。前梦不断,后梦为继:《美食家》读后感。朱往往显得不耐烦,觉得没必要。

    现在看来朱自冶这个人并不坏,但是高小庭却非常憎恨朱自冶。为什么?朱自冶每天晚上和朋友们喝酒需要下酒菜,而不同的下酒菜分布在苏州城中不同的地方,需要一个跑腿的到四下里去收集。朱自冶对高小庭的母亲说,让高帮他跑腿,并承诺不会亏待他们。高的母亲一听就答应了,因为她住人家的房子不给钱,又没什么家务好料理,所以很希望帮朱做点事情,但是高小庭却很不情愿。因为堂堂一个高中生怎么能给好吃鬼当小厮呢?这就好比多年以前一个堂堂的大学生怎么能给一个小学生打工一样,这深深地伤害了高的自尊心。

    朱自冶确实没有亏待高小庭,高小庭送完小吃,朱常常将买剩下的余钱塞在高的口袋里,让高拿回去给奶奶买肉吃。这在母亲看来,朱自冶对他们一家是很有恩情的,但在高小庭看来却是奇耻大辱,把自己当叫花子打发。对朱自冶好吃这件事情,高小庭的母亲认为这是朱自冶的福气,而高小庭却认为这分明是资本家的剥削!高小庭在跑腿的这些年里,一边看着朱自冶之流高楼美酒,大吃大喝,一边看着穷人排队领配给米,甚至有饿死街头的,他就深深地痛恨朱自冶和他所代表的资本家,于是高小庭就带着这样的仇恨远走解放区了。

    解放以后,朱自冶以胜利者的身份返回了家乡,他满想着朱自冶要倒大霉,但是他的愿望却落了空。因为朱自冶不抽鸦片不赌钱不嫖妓女不偷税漏税,无论是取缔妓女、禁止鸦片、反霸、镇反,一直到三反五反都擦不到朱自冶的皮,而朱自冶呢,照样忙着每天吃喝,反而因为社会安定,不怕流氓恶霸敲竹杠,渐渐地心宽体胖起来了。这让高小庭受不了,他没想到革命倒让朱自冶解放了,活得更舒坦了!

    他决不能让朱自冶好过!于是他就动员给朱拉黄包车的阿二(阿二的父亲也是拉车的)不要再拉车,鼓动他不要给资本家[做牛做马"。阿二年轻,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于是造了老子的反,不干车夫干革命了。朱给阿二介绍了一个市政挖塘的工作,阿二二话不说干革命,不讲价钱,天天去挖污泥,抬石头,工作比拉车辛苦几倍,收入却减少很多。阿二的父亲本来退休在家不干活,现在不得不在门口摆上小摊卖葱姜贴补家用,本来每天晚上桌子上有一碟糟鹅,半斤黄酒,现在好了,都没有了。他一看见高小庭,就虎着个眼睛把头偏过去。朱自冶自从没了专职司机,出去吃喝变得大大地不便,为此高小庭的母亲生了气:[你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朱经理哪一点亏待过我们?人家花钱坐车碍你个屁事呀,你硬要和人家作对,弄得阿二家衣食不周,弄得朱经理出入不便,早晚都要到街上去叫车,有时候淋得像个落汤鸡,你这个缺德的东西。"但是这个[缺德东西"却认为母亲是京戏里的老家奴思想,心里面却暗自高兴朱自冶淋成了落汤鸡。

    高小庭被组织分配做了苏州名饭店的总经理,于是他大搞改革,生生地把名饭店改成了大食堂,并且成为典型,推广到全市。朱自冶呢?因为饭店都被改革掉了,弄得他每天在大街上瞎转悠,就是吃不饱,于是就勾搭上了前国民党政客遗留在大陆的姨太太孔碧霞。孔碧霞得苏州堂子菜真传,做得一手好菜。朱自冶一吃销魂,从此在大街上消失,一日三餐躲在孔碧霞家里吃喝,由同吃而同居,最后结婚。婚后的朱自冶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邋里邋遢了,孔又会给他打扮,变得人模人样,夫妻俩经常手挽着去菜场买菜。对此,高小庭的母亲很欣慰,认为孔让一个败子回头,变得像是过日子的人了。

    高小庭的改革渐渐不得人心,名菜没有了,服务水平也是一塌糊涂。穷人一开始吃个新鲜,后来生活条件变好以后,欲吃虾仁而不得,高的这个饭店经理不得不开始反思,谋求转变。还没来得及转变,后面运动一个接一个,反右、大跃进、三年困难时期,直到文化大革命。值得提一提的是三年困难时期大家都在挨饿,朱自冶如此,高小庭也是如此,高的妻子饿得生了浮肿病,高身处国营饭店这个口子,本来也是有门路搞到食品的,但是他不愿意贪公家的。妻子的病让让高心事重重,整天低着个头。阿二发现以后主动提出要送高一车南瓜。阿二当年去挖沟,工作积极认真,毫无怨言,领导器重他,将他调到了搬运站,如今当上了基层工会主席了。正应了一句老话:老天饿不死瞎眼雀。

    朱自冶不知道在哪里探听到高小庭能有一车南瓜,于是登门拜访高家。在高小庭母亲面前扭扭捏捏,开不了口。高的母亲在解放之前无路可走的时候也向朱自冶借过钱,所以知道朱这个样子必定是有求于她,于是就替朱倒了一杯茶,替他壮胆:[朱先生,有什么话就说吧,说出来也好让我们帮助。人生一世谁还没有个为难之处!"

    转眼到了文革,高小庭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和朱自冶一起被打倒,一起被批判,高被打得半死。打倒高小庭的是他自己搞改革,搞运动时的得力干将包坤年。朱自冶呢,为了保身,污蔑孔碧霞是特务。于是三个人经常一起被批判:剃阴阳头,挂牌子,在大会上被公开批判。大会批完,还要被居委会提溜去罚站,就在家门口,来来往往都是熟人。孔碧霞吃不住,吐血昏倒。最后还是靠阿二带着二十多名搬运工人,用巧计救了他们,才让居委会知难而退,不再让他们罚站,而去弄堂里面扫地。

    后来高小庭被下放到农村9年没有回过苏州。文革结束以后落实了政策,重新当上饭店的经理。此时的饭店早不像是一个饭店了,饭难吃,菜品少,服务态度差,摆在高小庭面前的困难一大堆。包坤年在文革期间当[大爷"当惯了,这时候还用恶劣的态度对待食客,结果被客人打了。奇怪的事,高不但不怨恨包,还帮他调整了岗位,当真是以德报怨。朱自冶也和孔碧霞重新走在了一起。此时的高吸取了过去的很多教训,再加上十年动乱百废俱兴,人们纷纷走亲访友,旅游事业蒸蒸日上,饭店的生意也就渐渐有了起色,步入了正轨。

    为了提高菜品的质量,高小庭四方求索,请老师傅回来讲课。老师傅们没讲几课,就病倒了。最后有人提议,请朱自冶回来讲。朱自冶能吃能说,课讲得天花乱坠。最后和包坤年四方运动,扶摇直上,成立了一个烹饪协会,混得风生水起,博得了[美食家"的称号,捞取了许多的利益。说到这里,我发几句牢骚。无论是革命干部高小庭,还是文革小将包坤年,他们都没有真正忏悔过自己过去的恶行,都在不同程度上为自己的过去做了很多的辩护,这其实是当今中国社会乱象的根源之一。至于朱自冶之流,他们也并非真正的[文化"继承人,却在动乱之后获得了话语权,这也是当今中国文化乱象的根源之一。所谓前三十年,后三十年,前梦不断,后梦为继,打断了骨头连着筋!

    读后感:故事里的两个主人翁都无甚可取之处,好吃专家朱志冶,革命笨蛋高小庭,都不是好人。倒是两个配角很值得注意:第一是高小庭的母亲,有良心。第二是人力车夫阿二,讲义气。正是有这样善良而普通的人存在,这个民族才能度过苦难,获得希望。

更多相关内容:
分页: 1 2 3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