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的破译读后感

分享:熊宝宝  阅读:2  发布时间:2014-08-06 18:49:20

孔祥贤于1974年开始研究<红楼梦>,1980年7月在哈尔滨第一届全国<红楼梦>学术讨论会上,宣布了“破译法”的诞生。1987年完成了<红楼梦的破译>的初稿。后历经曲折,于2000年完成二稿,并于2001年10月正式出版。

有人说这是一部独树一帜的红学奇书,奇在何处?

其一、孔祥贤宣称<红楼梦>真正的作者不是曹雪芹,而是其叔叔曹頫;

其二、孔祥贤告诉我们<红楼梦>里隐藏着一部曹頫和李玉钗哀婉动人的爱情故事,这种“一声也而两歌”(戚蓼生语)的写作方法,真假两个故事并存的小说,在世界文库中独一无二,真是石破天惊“两红楼”;

其三、孔祥贤提出了“研红利器破译法”,并运用这个利器破解了许多<红楼梦>的“隐真”。红楼梦的破译读后感

孔祥贤说:能看破隐真机关的古人有两位:戚蓼生、高鹗。前者于1769-1782年任京官,他看懂了<石头记>,很同情曹頫,但他不能揭穿,http://dhg.tongxiehui.net/7245.html就写了<石头记序>,以此点拔后人;后者也看懂了<红楼梦>,但其“修订”其实是破坏隐真机关。按照这种说法,孔祥贤就是<红楼梦>成书二百多年来能看破隐真机关的第三人,也是少数几位能读懂<红楼梦>的读者之一,是<红楼梦>作者曹頫的知音。

出于对红学的兴趣,也出于好奇,我去书店买了一本,拜读之余,谈一点读后感。

首先,孔祥贤是一位奇人,也是情系红楼的痴人。孔祥贤是中国银行江苏分行的研究员,并非“红学”的专业人士,可是他用了二十多年时间,阅读了大量研究<红楼梦>的书刊,广泛搜集有关资料,潜心钻研,搜本求源,终于出版了长达28万字的红学专著,真是“情系红楼铸霜刃”,功夫不负有心人;

其次,为了完成<红楼梦的破译>,孔祥贤是下了苦功的。他声称“破译就是对索隐的否定之否定”,这就必须对前贤的红学论著进行深入研究,不断找出问题,不断求得解决;他用换位思考的办法,从设想曹頫那时可能看过什么书,可能引用哪些书入手,进而从这些书中找到出处,再据此以破解曹頫“隐真”的机关。红楼梦的破译读后感。但在对曹頫其人了解甚少的情况下,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其三,孔祥贤具有丰富的古典文学基础,例如他用<诗经>解人名,用<四书>、<五经>、唐诗等常见古籍来“证典”,而这是符合中国的文学传统,特别是名门望族的习惯的。

总之,在红学研究中,孔祥贤接受了索隐派失败的教训,吸取了考证派的某些研究成果,另辟蹊径,提出了新的研究方法,即破译法。且不论其破译成果能否为大家所接受,但其解放思想、勇于创新的精神还是值得赞扬的。

可是话说得越满,就越经不起推敲;期望值越高,就越容易失望。如果真如孔祥贤所说,两百多年来能真正看懂<红楼梦>的只有寥寥数人,那么<红楼梦>还算是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吗?而破译法就是为了破解<红楼梦>的“隐真”,故从本质上说<红楼梦的破译>仍然是一部索隐之作。但在书中孔祥贤并没有公开他的“破译法”,只是说明了其破译成果。其中最石破天惊的就是他宣称:<红楼梦>里隐藏着一部曹頫和李玉钗哀婉动人的爱情故事,而李玉钗其人从姓名(李玉钗)、身分(曹頫的续弦后妻)与行事(德才兼备)、她与曹頫的分离(曹家主仆一百余人被押解到京)与遭难(李玉钗被雍正弄进了宫)、直到她告别丈夫、抗暴自缢等等,都是在既没有文本的具体描述,也没有任何史料依据的情况下,完全从“破译法”而得出来的结论。初看孔祥贤的论证似乎环环相扣,言之有理,但细细回味,却满不是那么回事。因孔祥贤这本书所提到的“隐真”内容纯系有关曹頫的案件和事项,故<红楼梦>是曹頫所著是其立论的基础。下面从这个问题开始,说点不同的意见。

<红楼梦>的作者究竟是谁?这是红学的老问题了,并非孔祥贤的新发现。孔祥贤虽然从外证(旁证)和内证两个方面,详尽而又具体地进行了论证。却没有提出任何新材料和新论据,不过是在原有材料上重新解读而已。从旁证而言,能够证明曹雪芹是原作者的有两条“硬证据”:一是与曹雪芹生于同时而不相识的清宗室诗人永忠,他在“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三绝句”中明确肯定了<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举第一首如下:“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侯。”这首诗说得很明白,永忠所以要“吊雪芹”,就是因为曹雪芹的“传神文笔”,令他感动而泪流。而孔祥贤却在“侯”字上做文章,说雪芹从未做官,不能称侯,因此,永忠是哭雪芹,也哭曹頫,但这是很武断的说法。虽然普通老百姓不能称侯,但在封建文人之间相互称“侯”却是一种尊称,犹如称“君”一般,如杜甫称李白:“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李白也从未封侯,杜甫可以称他为李侯。为什么永忠就不能称雪芹为曹侯呢?

另一位是与曹雪芹沾亲带故的富察明义,他写过二十首<题红楼梦>诗,诗题下有小注说:“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再次证明了<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

而孔祥贤则列举了明义的第十九首与第二十首。

19、莫问金姻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石归山下无灵气,总使能言亦枉然。

20、馔玉炊金未几春,王孙瘦损骨嶙峋。青娥红粉归何处?惭愧当年石季伦。

孔祥贤解读说,这是明义在责备曹頫:<红楼梦>中的金玉良缘是假的,聚如梦散如烟,不必去说它了。()你石头已从世间回到青埂峰下,灵气全无,就是你能借<红楼梦>讲一些什么,又有何用呢!明义接着说,你没有过几年的富贵生活,就遭逢变故,弄得现在瘦骨一把。你自己遭罪也就罢了,你的眷属到哪里去了?遭难而死了,沦落风尘了。当年绿珠跳楼而死,石崇也跟着死。而你现在还活着,在石崇面前,你不感到惭愧吗?

明义的诗是题红楼梦的,而且明言红楼梦是曹雪芹所撰,与曹頫没有什么关系。以明义的诗为根据说曹頫才是<红楼梦>真正的作者,岂不牵强吗?

为了说明<红楼梦>是曹頫所著,孔祥贤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从敦敏、敦诚、张宜泉、明义、永忠、裕瑞等人的诗文中读出曹頫的踪迹,从作品及脂批中找到作者是曹頫的内证,而一般人根本是读不出这一信息的。而所以要如此大费周章,就是想说明<石头记>是“石头”所著,曹雪芹只是改编者(即: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但石头幻形入世只是一个神话故事,既然曹頫可以用石头隐其真名,为什么曹雪芹就不能因同样的原因,说自己不是原作者呢?其实,甲戌本卷一在曹雪芹批阅增删之后有一条眉批:“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自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这正是作者用画家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为巨眼。”脂批已说得这样清楚,为何我们还要受作者的瞒蔽,硬说雪芹只是改编者而不是原作者呢?

其实,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除了上述两条“硬证据”外,在清代文人中间几乎已成共识。比如在乾隆、嘉庆时期,有位号称二知道人的红学家,在<红楼梦说梦>中,说过几句很深刻的话:“蒲聊斋之孤愤,假鬼狐以发之;施耐庵之孤愤,假盗贼以发之;曹雪芹之孤愤,假儿女以发之;同是一把辛酸泪也。”

由于曹頫是皇帝下旨抄家的“钦犯”,又被“枷号”多年,按清代制度,凡直系三代之内犯有重罪者,不得参加科考。曹雪芹因此失去了通过科举而入仕途的机会。然不幸造就了伟大的文学家,曹雪芹少了许多管教和约束,有了更多选读各种杂学的机会。他能文会诗,工曲善画,博识多见,杂学旁收,三教九流,无所不晓。又亲历、亲闻了曹家等许多贵族从兴盛到衰败的刻骨铭心的过程,若没有这样的经历、才能和胆识怎么可能撰写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红楼梦呢?而曹頫的才识又如何呢?我们所知甚少。能见到的只有几篇对雍正的奏折,两准噶尔泰在密奏中对曹頫的评价:“年少无才,遇事畏缩……人亦平常。”及雍正的朱批:“原不成器,岂止平常而已。”如果曹頫真的如孔祥贤所说,既是<红楼梦>的原作者又是批书者,为什么凡有补漏文字须由作者来补时,常批有“俟雪芹”等字样,而不是由他亲自去补呢?又为什么曹雪芹先于曹頫而逝,曹頫作为原作者和残存文稿的最后保存者,却始终不能补全<红楼梦>,甚至不敢将雪芹残存的文稿整理和流传出去乃致遗恨千古呢?

总之,孔祥贤的曹頫著书说不为大多数红学研究者所认同,红学家胡文彬先生在为<红楼梦的破译>作序时,刻意写下了这样一段话:“除作者曹雪芹说之外,其余四家的观点都缺乏能令人信服的证据。曹頫著书说虽然较其他说法有力,也还难于打倒曹雪芹著者说”。胡文彬先生愿意为孔祥贤的书作序,对他鼓励有加,但在具体结论上却毫不含糊。这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至于孔祥贤的“破译法”果真有那么神奇吗?以后有机会再聊!

更多相关内容:
分页: 1 2 3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